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会员登录
网站首页 统战标识 贵州统战联席会议新闻 统战简讯 各地统战工作 多党合作 非公经济 港澳台海外 党外知识分子 民族宗教 省直、高校统战
  统一战线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统一战线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东西部扶贫协作机制为扶贫开发提供“贵州方案”
打印 | 关闭 | 纠错 | 推荐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3日  来源:贵州民族报
分享到:

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年均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高达9.8%,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扶贫开发上也取得了巨大成功,使近七亿人口脱贫,创造了人类发展史上的奇迹,为全球贫困治理积累了中国经验。贵州作为贫困面大、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的重度贫困省份,一直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和决战区。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党中央国务院关于脱贫攻坚的统一部署下,坚持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全局,把脱贫攻坚作为头等发展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全面推进精准扶贫战略行动,统筹东西部扶贫开发力量,贵州脱贫攻坚取得了重大阶段性胜利和决定性进展,贫困人口大幅减少,收入稳定增加,获得感大幅提升。在整个脱贫攻坚的历程中,坚持全国发展一盘棋,东部地区的发达省市对贵州的扶贫开发工作给予了大力帮扶,极大助推了贵州的脱贫攻坚。


一、充分认识到了东西部扶贫协作是贵州实现脱贫攻坚的重要条件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取得了辉煌成就。但我国生产力发展不充分、不平衡的格局没有得到彻底改变,贵州作为西部地区的民族省份仍然面临严峻的贫困形势,是我国当前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的重点和难点区域。总体来看,贵州贫困面积较广,贫困人口较多,贫困程度较深,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进程中面临的困难和问题也相对较多,如地理位置较偏,自然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基础设施薄弱,公共服务滞后等。东部地区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获得了发展先机,率先富裕了起来。而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本质要求,客观上要求东部发达地区要对口帮扶西部贫困地区,先富帮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


二、着力构建了东西部扶贫协作的立体帮扶系统


1996年10月,中央召开了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在《关于尽快解决农村贫困人口温饱问题的决定》中确定了对口帮扶政策,要求北京、上海、广东和深圳等9个东部沿海省市和4个计划单列市对口帮扶西部的内蒙古、云南、广西和贵州等10个贫困省区,双方应本着“优势互补、互惠互利、长期合作、共同发展”的原则,在扶贫援助、经济技术合作和人才交流等方而展开多层次、全方位帮扶。自此,全面拉开了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帷幕。在20余年的帮扶历程中,帮扶地由最初的“四城”(深圳、青岛、大连、宁波)扩展到后来的“八地”(深圳、青岛、大连、宁波、上海、杭州、苏州、广州),呈现出了全面帮扶的态势。


     各地在对口帮扶贵州的过程中,进行了因地制宜的思考,充分发挥了各自的优势,积累了各自的经验。如上海帮扶遵义,坚持以“民生为本、教育为先、产业为重、人才为要”为基本方针,以“中央要求、遵义需求、上海所能”为基本原则,不断加大帮扶工作力度;大连帮扶六盘水,坚持以“密切合作、优势互补、共同发展”为基本思路,开展多层次、多渠道、多形式的对口帮扶与合作,推动帮扶工作从无偿援助向产业和项目合作转变;苏州帮扶铜仁,坚持“以加强招商为载体,推进多形式、多层次、宽领域、全方位的产业合作,提高承接苏州产业转移的能力”,为加快铜仁市工业化进程创造条件;杭州帮扶黔东南,坚持以“搭建完善帮扶“五大平台”,开展形式多样的招商推介、旅游合作、文化和会展交流、农产品展示展销、电子商务拓展等活动”为抓手;宁波帮扶黔西南,坚持以“五大对口帮扶计划”(集中资金与项目,推进交流与合作,全面实施“美丽乡村示范村寨、现代农业产业基地、经济技术交流合作、干部人才交流培训、社会公共服务提升)为载体,扎实稳步推进对口帮扶工作;青岛帮扶安顺,坚持把青岛对口帮扶贵州工作拓展到山东全省范围,拓宽帮扶领域,强化帮扶力度;广州帮扶黔南,坚持把保障和改善民生放在对口帮扶工作首位,重点选择改善当地群众生产生活基本条件的基础设施项目和公益事业项目,着力解决群众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深圳帮扶毕节,坚持加大投入统筹帮扶资金与重点支持结对县区帮扶相结合。


     除了以上八个东部地区发达城市对口帮扶贵州发展之外,还有其他形式的帮扶力量也积极参与了贵州脱贫攻坚,如中直机关、驻黔企业与部队、高等院校等。其中,中央统战部对口帮扶贵州毕节试验区和黔西南州成效显著,强调聚力脱贫攻坚是统一战线的重要政治任务,要充分调动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等统一战线成员的帮扶积极性和主动性,使之成为扶贫协作中的重要力量。毕节试验区和黔西南州“星火计划、科技扶贫”试验区创办20多年来,在中央统战部的统筹协调下,统一战线充分发挥人才优势、智力优势、资源优势,长期坚持不懈,倾情倾力帮扶。据不完全统计,历任中央统战部领导和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主席、副主席到毕节试验区开展调研帮扶达百余人次,通过各种方式为试验区建设鼓与呼,得到中央领导重要批示36次,推动国务院批复实施了《深入推进毕节试验区改革发展规划》,协调国家23个部委出台了28个支持毕节试验区改革发展的政策。牵头建立了统一战线参与支持毕节试验区建设联席会议机制、东部十省市帮扶机制、下派干部挂职机制等,推动了参与支持工作的制度化、规范化、具体化。切实做到了既出主意又办实事,为贵州贫困地区的扶贫开发作出了重大贡献。


     企业对口帮扶贫困县发展逐步走向深化。自2015年来有12个大型国有企业对口帮扶贵州12个发展困难县,到2017年3月又新增6家国有企业帮扶6个发展贫困县,当前共有18个国有企业帮扶贵州17个发展困难县,两家大型民营企业万达集团和恒大集团帮扶丹寨县和大方县,省委统战部、省工商联推进“千企帮千村”,引导更多民营企业参与扶贫开发,在资源开发、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社会事业提质等方面加强合作,推动精准扶贫提质增效,初步实现了政府、企业、贫困群众三方共赢的基本目标。


     此外,驻黔解放军与武警部队、科研单位也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开展了多种形式的帮扶工作,如向贫困地区群众传授科普知识,转让科技成果,推广适用技术,利用部队教育资源,为贫困地区培养人才,密切军地配合,共同宣传扶贫开发政策,引导贫困群众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勤劳致富等。


三、逐步健全了东西部扶贫协作的长效机制


在贵州东西部扶贫协作的20余年里,逐渐建立了确保东西部扶贫协作扎实有效推进的长效机制,为贵州协作脱贫提供了制度保障,取得了实效。通过落实高层联席会议、定期互访交流、区县结对、人力资源开发、信息通报等制度,深入开展产业合作、劳务协作、干部挂职、人才交流等重点工作,在生态建设、山地经济、特色产品、市场开拓等重大问题上进行协作攻关,重点引进了一批实力雄厚的劳动密集型、“农文旅”一体型企业,联合打造了多个东西部扶贫协作产业示范园区、特色农业生产加工基地和农特产品营销基地,扶贫协作取得了显著实效。


四、贵州脱贫攻坚中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展望与启示


2016年7月20日,习近平在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上强调,要认清形势、聚焦精准、深化帮扶、确保实效、切实做好新形势下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协同发展、共同发展。在当前扶贫攻坚的决胜关头和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的关键时期,贵州是扶贫开展中的热点和焦点。贵州经济内生发展动力先天不足,在下一步的扶贫开发中,通过东西部的扶贫协作来推动脱贫,借助外力进一步激发贵州经济的内生发展动力,显得尤为迫切。在当前经济体制改革、产业结构调整、五大发展理念推进和新旧发展动能转换的历史时期,贵州在下一步的扶贫开发中应该尝试探索一条东西互动、惠益共享的脱贫攻坚道路。


     在对口支援的20余年里,对贵州的传统帮扶大多为资金、技术和人才等方面的“给予式”帮扶,表现为单向模式。随着国家发展理念的转变和新旧发展动能的转换,东西部地区在某种程度上面临着同样的机遇与挑战,传统的帮扶模式已经不适合当前的发展形势,东西部发展要谋求建立新的双向互动、合作共赢的新模式。更新东西部协调扶贫思想观念,充分利用对口帮扶的机会,挖掘自身比较优势,激发内生活力,由被动受扶脱贫转变为主动协作脱贫,由理应帮扶转变为合作共赢,打破单向传统帮扶模式,探索双向协作反哺和惠益共享的新模式,构建东西部全方位、多领域、深层次、立体式的扶贫协作体系。


     在扶贫协作过程中,强调惠益共享,在增强受扶方自我发展能力的同时,兼顾帮扶方实现可持续发展,形成既能实现西部民族地区的脱贫目标,又能推动东部地区实现发展理念和发展方式的转变,确保东部帮扶方的可持续发展,为东西部扶贫协作提供持久动力,切实形成区域协调互动、共同发展和利益共享的局面。在决胜全面小康的关键时期,进一步发挥东西部扶贫协作的作用,构建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惠益共享机制,充分发挥东西部的优势互补和资源上的取长补短,形成由单向帮扶到互利共赢的良性机制,总结提炼出可在全国复制推广的典型经验,为全国的扶贫开发工作提供贵州方案,为全世界消除贫困贡献中国智慧。



上一篇: 贵阳市举办侨界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书画图片展

下一篇: 【改革开放40年·统战大事】贵州民主党派相继恢复活动和建立省委会展开工作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中共贵州省委统战部 黔ICP备10004168号
中共贵州省委统战部主办
贵公网安备 52010202000699号